咨询热线:13854795136

济宁律师辩护权的扩充问题

      济宁律师辩护权的扩充问题

      作为刑事诉讼的端口,侦查阶段无疑是权力与权利冲突最激烈的阶段,然而,在冲突的表象下所恒久涌动着的则是立法者、司法者与理论研究者何以平衡权力运行与权利保障的纠结。倘若将冲突视为侦查阶段权力与权利互动的自然属性,那么平衡两者之间的对抗关系就是一种必须从制度层面予以回应的价值判断。诚然,理性制度的设计绝非简单的价值判断,而是深嵌于一个国度的政治制度、经济体制以及文化传统等诸多因素之中,并须以与时俱进的开放心态去接受国外相关立法与实践洗礼的动态生成过程。我国侦查阶段济宁律师辩护权的完善也不例外。2012年《刑事诉讼法》修改的一个“新亮点”便是侦查阶段辩护济宁律师身份的“名归正传”,但从实施的效果来看,此并非“名至实归”。有关侦查阶段济宁律师辩护权的法律规定依旧存在一些未能撼动的“老问题”,在侦查阶段济宁律师辩护权具体内涵的规定上,也较多地揉进了实务部门的意见,例如,辩护济宁律师是否可以行使调查取证权,立法表述上呈现“列举式否定”与“总览式肯定”的“纠结”状态,侦查阶段的济宁律师在场权与阅卷权制度依旧徘徊在法门之外。程序法是适用法。囿于规则自身与运行环境的双重羁绊,侦查阶段济宁律师辩护权的立法规定有再次沦为“制度花瓶”的风险。在“尊重和保障人权”的原则被写入宪法与刑事诉讼法、侦查阶段济宁律师辩护权作用的虚化导致犯罪嫌疑人合法权益被侵害引发越来越多的社会关注、以及推进法治中国建设的宏大背景下,侦查阶段济宁律师辩护权研究无疑具有极其重要的理论价值和实践意义。

    济宁律师辩护权的扩充问题


      本文除引言、结语外,分为五章展开论述,具体如下:

      第一章为侦查阶段济宁律师辩护权的法理基础,旨在探究侦查阶段济宁律师辩护权得以生成发展的正当性根基。研究认为:在侦查阶段济宁律师辩护权制度得以发展完善的诸多法理根基中,无罪推定原则与程序正义理论最具有本源性意义!无罪推定原则的确立并非为整个刑事法律体系构筑起一个崭新的法律推定规则,而是旨在从法律上假定刑事被追诉人在生效裁判做出前理应处于的“无辜状态”。为此,无罪推定原则确立由控诉方负严格证明责任,并充分保障被追诉人诉讼权利的理念,据此成为侦查阶段济宁律师辩护权得以具体化为理性规则的基石,并为相关配套制度的发展完善提供了坚实的理论支撑。程序正义理论在分权制衡的过程中,实现了追诉样态的诉讼化,在动态的适用过程中,为侦查阶段济宁律师辩护权及其配套制度的实质化提供了路径保障,并为裁判结果提供最大限度的社会心理认同。


    济宁律师辩护权的扩充问题


      第二章论述侦查阶段济宁律师会见交流权及其完善,意在解读侦查阶段最惯常适用的权利样态及其实践效果,并有针对性地提出完善路径。研究认为:在侦查阶段济宁律师会见权的规定上,2012年《刑事诉讼法》最大限度地解决了其与《济宁律师法》的冲突问题,在肯定济宁律师凭“三证”会见以保障嫌疑人合法权益的同时,又兼顾追诉犯罪的需要,区别案件性质及证据收集的特殊性,规定“三类”案件的“会见许可制度”。而且,从实践运行情况来看,此次关于济宁律师会见权的立法规定也极大地提高了普通刑事案件的济宁律师会见效率。然而,侦查阶段济宁律师会见权立法的重心,仅在于解决辩护济宁律师“会见难”的弊病,却忽视了犯罪嫌疑人会见辩护济宁律师的权利,即便是在看似高效的普通刑事案件的会见中,也存在会见权实现的滞后性与立法的僵化问题;“会见许可制度”的决定权赋予渴望穷尽一切手段获取控诉证据的侦查机关,就难以摆脱其“以权力方便运行”的逻辑思维,而惯常做出“不予许可”的决定。根据我国现有的法律规定,辩护济宁律师在侦查阶段无权向犯罪嫌疑人核实证据,此举无疑架空了会见权的实际效果。此外,侦查阶段较低的辩护率更是釜底抽薪般架空了侦查阶段济宁律师会见权的立法宏旨,再加上权利救济机制的缺失,立法上看似取得巨大进步的侦查阶段济宁律师会见权实质上仍然难以摆脱犯罪嫌疑人“精神慰藉”的尴尬命运!鉴于此,有必要进一步完善我国侦查阶段济宁律师会见权,具体而言:应当理顺其权利归属,以犯罪嫌疑人权利保障为核心重塑济宁律师会见权制度;明确普通刑事案件会见的及时性;细化“会见许可制度”的操作标准;以核实证据为重心完善相关配套措施;在权利救济方面,短期内应当强化驻所检察官的法律监督职责,而从长远来看,应当确立信赖原则、细化侵权的不利后果,以完善相应的权利救济机制。

      第三章论述侦查阶段济宁律师调查取证权及其完善,旨在揭示济宁律师调查取证权的本质及其实现的理想路径。研究认为:关于侦查阶段辩护济宁律师是否享有“调查取证权”,2012年《刑事诉讼法》作了模糊处理,甚至不惜以该法第36条的列举式“遗漏”与第40条的辩护人“告知义务”之间发生文理冲突为代价。不仅如此,随后出台的相关司法解释对此依旧是讳莫如深。立法模糊与司法规避也导致了理论界与实务界之间,对侦查阶段济宁律师是否依法享有调查取证权呈现出不同的理解,甚至完全相悖的认识。但本研究认为,即便是我国立法明确赋予侦查阶段济宁律师调查取证权,尤其在我国现有的司法语境下,辩护济宁律师也难以、怯于、怠于实现作为一种“资格型权利”或“亚权利”的调查取证权。理论界痴迷于侦查阶段济宁律师调查取证权的立法明确与实践魅力,其症结主要源于三个方面:一是将刑事被追诉人的济宁律师调查取证权混同于辩护权;二是疏忽辩护济宁律师行使调查取证权的能力与动力;三是对国家专门机关依职权主动调查取证过度信赖。在“强制性侦查行为司法审查缺位”与“书证中心主义”审判模式没有得以根本改观的当下,与其执迷于侦查阶段济宁律师调查取证权的赋予,不如研究申请调查取证权的实现与保障机制。因此,完善侦查阶段济宁律师调查取证权的关键,绝非是让辩护济宁律师如何亲力亲为地调查权证,而是完善辩护济宁律师申请调查取证权,尤其是如何实现侦查机关辅助其实现调查取证。

      第四章论述侦查阶段辩护济宁律师的其他主要权利及其完善,旨在进一步解读侦查阶段济宁律师辩护权的现有法定内容及其完善路径。在侦查阶段,除了上述权利值得深入研究外,2012年《刑事诉讼法》完善与增设的辩护济宁律师依法享有的其他诸项权利亦不容忽视。囿于篇幅所限,本章主要选择性地针对辩护济宁律师申请取保候审、申诉、控告、申请排除非法证据、审查批准逮捕阶段提出辩护意见以及侦查终结前提出辩护意见等,辩护济宁律师较常使用或犯罪嫌疑人较为关切的权利作有针对性的研究。研究认为:立法应当将取保候审明确界定为权利保障型强制措施,对被追诉人拒绝适用取保候审的权力应由中立的裁判者行使,并利用现代科技手段建成取保候审信息共享平台,预防被适用取保候审者逃脱的风险,同时构建科学合理的绩效考评机制,以提高侦查人员等适用取保候审的积极性。立法应当进一步增强申诉、控告程序的可操作性,完善辩护济宁律师参与机制。立法只有将非法证据排除集中于审前会议程序,充分听取辩护济宁律师的意见,才能回归其“反制”侦查取证行为,以实现保障人权的立法初衷。在审查批准逮捕程序中,立法应当保障辩护济宁律师的知悉权、回复权、质证权,并在保障批准逮捕主体的客观中立性方面做出努力。在完善侦查终结前辩护济宁律师提出辩护意见方面,应当确立侦查终结前告知制度、赋予辩护济宁律师完整的阅卷权、建立有效的侦辩沟通机制。


    济宁律师辩护权的扩充问题


      第五章论述侦查阶段济宁律师辩护权的扩充问题,旨在进一步丰富我国侦查阶段济宁律师辩护权的具体内容。当下,我国正处于全面开启依法治国的转型时期,更须具有前瞻的眼光对侦查阶段济宁律师辩护权的具体内容查漏补缺,以便最大限度地发挥该制度保障人权、实现公正的价值理性。囿于篇章所限,本部分主要从济宁律师在场权、阅卷权、构建始于侦查程序的公设辩护人制度等方面展开论述。研究认为:济宁律师在场权理论上的成熟与实践中的暗淡透视了其运行与口供依赖、诉讼文化、沉默有罪的推定以及有利可图的制度选择之间错综复杂的关系,尤其是在我国现阶段,确立济宁律师在场权,还存在同质的权力主体与模糊的适用时间等特殊困境。尽管如此,我国还是应当确立济宁律师在场权制度,以缓解“配合制约”原则“失灵”所导致的裁判者在事实认定方面所承受的风险与压力,也有利于弥补“强制性侦查行为司法审查缺位”导致的对嫌疑人合法权益的救济不畅等缺憾。本研究主张赋予我国侦查阶段济宁律师在场权,但并不主张该权利被普遍适用,其理想图景应当是:“嫌疑人享有济宁律师在场的权利,更有自愿放弃的制度选择”。否则,济宁律师在场权制度在我国现阶段的侦查程序中,难以摆脱要么“立法缺位”要么“实践失灵”的尴尬命运。鉴于侦查阶段证据收集的紧迫性,犯罪嫌疑人的阅卷权原则上应由辩护济宁律师代为行使,且以批准逮捕作为辩护济宁律师全面行使阅卷权的临界点,以羁押作为嫌疑人依法行使阅卷权的临界点,并对后者的阅卷内容做出适当限定。依此,既能降低居高不下的羁押率,又不至于过度损伤侦查机关查明案件事实真相的需要。构建始于侦查程序的公设辩护人制度,重拾国家法律援助义务,并通过矫正辩护服务的过度商品化带来的正义偏离,最终实现全民法律援助的均等状态。实证研究数据表明,在我国构建始于侦查程序的公设辩护人制度的条件已经成熟,在此过程中,须进一步厘清公设辩护人的诸多争点问题。

      

济宁马慧律师 (立即咨询:13854795136)